您正在浏览:主页 > 创业商机 >

投资人、媒体和创业者的三体论

整个大学四年读金融,我只得到两句话,干起了投资 我玩过三个行业,投资、媒体和创业,一旦你到这三个行业都做过,融会贯通,以跨界的眼光,整个视角都会变得豁然开朗,一般的话,我会跟投资人聊媒体,跟媒体人聊投资,跟创业者聊投资和媒体,发现这都变成非
        整个大学四年读金融,我只得到两句话,干起了投资
  我玩过三个行业,投资、媒体和创业,一旦你到这三个行业都做过,融会贯通,以跨界的眼光,整个视角都会变得豁然开朗,一般的话,我会跟投资人聊媒体,跟媒体人聊投资,跟创业者聊投资和媒体,发现这都变成非常有趣。
  我大学学的是金融,其实大学三分之二时间在打工,我自豪地讲,我是徐小平的世界五百强前同事,都在麦当劳打过工,我三分之二的时间在麦当劳打工。
  大学四年,就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,我对金融的归集,学四年就是两句话:把未来的钱拿到现在,把不能解决的问题推给未来,把未来的钱拿到现在,前者是VC,后者代表是银行。其实最简单的就是说把企业未来的利润拿到现在来用,加快企业现在的发展速度,而把不能解决的问题推给未来,基本上就是银行和保险在做的事情,如果你要让很多企业现在就把本金和利息都还给你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  第二,投资是一份类似打高尔夫球的工作。打篮球、踢足球都有挂靴的哪一天,打高尔夫可以干一辈子。投资这个行业永远不会有退休的那一刻,IDG创始人麦戈文离世之前都还是投资人,从来没有退休过。
  另外投资是一个令人心潮澎湃的行业,风险投资回报永远不遵循正态分布,遵循幂次法则,一小部分公司晚生其它所有公司。我们风险投资领域有这么一句话,5%的企业卷走了市场上95%的利润,所以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我心潮澎湃,打算毕业一定得去一家风险投资,机缘巧合,我走进了第一家风险投资机构。
  投资人更像金融民工,自媒体是一家投资机构的自我创新
  当时我整个的感觉,风险投资机构应该是这样,但到我走到了风险投资机构里面之后才发现,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。
  其实是一个金融民工状态,我们当时投资就把自己自诩为金融民工,那一波是2010年,创业板刚开启的时候,117家创业公司在创业板上市,总共融资金额963亿,每家公司平均融资额8.3亿,这几乎是一个疯狂的时代。
  但是渐渐地发现和我的理想越走越偏,其实我理想当中的风险投资机构是高大上的,跟外资一样,每天空中飞人的状态,不断在全国各地看项目,但是在那个时候,我们看的项目是什么,我自嘲自己是贴地飞行,虽然飞不起来,好歹也是一个飞行状态。所以当时是在每个园区里面不断去跑企业,其实当时只做了一件事情,就是在行业里面找到隐型的冠军,什么是隐型,就是跑到他的企业,那个老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企业能上市,你告诉他这个企业能上市。
  后来发现自己越走越偏,穿着西装看项目,越来越不像我想象中的领域,都想去银行工作了。我当时和蔡华、柳荣军商量做不一样的创业投资。我们当时想做一家杭州的互联网投资机构,机缘巧合的情况下,涉足了新媒体。其实大家都在杭州的话,会知道有一家媒体,当时从自媒体起来,其实是一家投资公司的创新,当时我们找不到任何项目,最后是通过写文章的项目来找到项目。
  玩过微信公众号的人都知道,微信公众号的登录页面就是“再小的个体都会有自己的品牌”。当时微信给了我们一个窗口,我们开启了一段难忘的生活,那段日子里面,我们几乎没有任何的休息,一年下来搞了一百多场活动,把整个的杭州互联网圈的创业者全都圈起来,在最后我们在2013年年终的时候,大部分投资机构人认为我们这家投资机构会消亡,我们会去做媒体。但是年底的时候,我们拿出了我们的投资成绩单,我们投了五六家杭州互联网公司回报率基本上都在十倍以上,甚至还有超过三十倍。
  我们做B12的时候,不是一个风口。
  风口是一个红利期,是属于每一个人的,正如杭州面临一个最好的城市红利期,阿里巴巴上市,G20大会会在杭州召开,去年互联网大会在乌镇召开,这一切代表我们在一个神奇的城市的红利期。2013年年中的时候,3W来找B12做小号“拉勾网”的互推的时候,我压根没在意。但半年时间,拉勾网A轮融资完成,成为全国最大的专业互联网企业招聘平台,就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机遇当中起来。
  从媒体落地产品,热闹之后,我们想要一场铭记于心的婚礼
  当时我们一直在思考从媒体落地到产品的问题。
  B12在杭州很多,但是我们在反思,热闹过后的事儿。就像烟花盛开一样,烟花熄灭之后,就成为了尘埃。我们到底要的是什么?我们要的是热闹吗?其实我们想要一场铭记于心的婚礼,烟花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,而什么是婚礼?什么能让你铭记于心?这就是你的产品。
  怀抱着这个初衷,我们做了微链这款产品。现在创业很火,我想大家来反思一下,到底为什么来创业。创业是一种时尚,现在你好像不创业,都感觉你被这个时代淘汰了。这两年你会发现太多的元年,众筹元年、新媒体众创空间、车联网。今年,可以说是PPT元年,所有的人做PPT都做得非常漂亮,标题党元年,朋友圈的文章不是标题党写的非常牛逼,你压根不会点进去看。
  当80后还没有颠覆70后的时候,我们就被90后干掉了,每天都生活在惶恐当中,可以看这些APP里面,这里我就不讲超级课程表、礼物说,TechDaily,你会发现90后异军突起的地步让我们出人意料,比如说京东,奶茶妹妹达到巅峰,2014年年度最佳投资人。
  但是为什么选择创业,大家有没有反思过,其实我后来发现,我们这一群人还是一群穷屌丝,也没有富到哪里去,其实我们想做的是什么?我们永远不会成为贵族,那不是流淌在我们血液里的东西,那种奢侈并不属于我,我们只是想追求另外一种生活,这种生活状态每天忙碌着,每天有事情干,每天有很多好玩的事情,好玩的人等待你去探索,每天去拥抱变化,每天会有一些惶恐,但是给你注入非常非常强的鸡血,这就是我们去创业。
  当时我们三个人坐在咖啡馆里面,从十二楼走出来,不知道做什么,但是以投资人身份,我们想做一个产品,这个产品对于投资人来说,一生想投出一个产品肯定是社交产品,我们把社交产品比作投资界皇冠上的明珠。可以看一下这些创业牛逼的社交APP,Whatsapp估值190亿美金,linkedin250亿美金。
  我们觉得创业者有六大痛点,融资、团队、人脉、圈子、服务和学习,所以微链围绕这几点,我们展开了整个的服务,想把所有事情都装在微链里,微链现在是想做一个活动、项目、融资、创业服务聚集的创业者社交平台。
  创业体会:
  雇佣制结束,合伙制兴起
  高层开会的时候,所有人记笔记,没有人提任何建议,老板说什么就是做什么。
  instagram2012年被FB收购时,仅10个人,每个人都是合伙人。正是如此,才会创造一个10亿的项目,而到今天来说,350亿美金的估值。
  创业现在是合伙制的一个时代,俄罗斯方块式的团伙式创业,我们三个人角色各不相同,但是通过两年的相互了解和创业工作的相互认识,我们其实觉得每个人的行动不一样,我们每个人都不是正规军出生,没有在大公司呆过,但是三个人在不同的形状,在磨合当中,形成了一个规则的形状。就像俄罗斯方块一样,最后三个不同的形状混搭成一个规则的形状,有能力跟正规军PK。
  另外我想讲一下刘关张的一个故事,我觉得最牛逼的创业故事是刘备当时发起的,刘备当时就拿了天使,当时要创业的时候,突然远方有马匹声,中山大商两个人跟他说你要创业,那我支持你,五十万两黄金,五十匹马,在五十公斤的玄铁给他提供兵器,然后创业了。最后这个天使投资人后来都消失在历史舞台当中,最后他们投资的成功案例是一个国家,太牛逼了。
  我想说为什么要讲刘关张三人的故事,我说一个团队的末期非常重要,现在创业团队必须要末期,这张图是刘关张三个人找诸葛亮的时候,里面要有领导力非常强的人,刘备就是这样的人,张飞对刘备说,大哥,诸葛亮这鸟人还在里面睡觉,我放把火把他烧出来,然后绑他来见你。但是你会发现刘备什么话都没说,只是摆了一个手势说三定,然后张飞说大哥,我听你的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其实这种团队末期,就是老大指了一条死路,你也要冲过去,创业就是需要这样的勇气。
  好玩是商业模式的一个基础
  现在所有的风口全基于好玩,你要想办法出一些好玩的事情,做出一些好玩的产品,才能笼络一些你自己的产品。微链虽然现在做物联网创业的平台里面一定是枯燥乏味的,但是我要努力把它做得好玩。
  这是我们和Uber在今年做了一场活动,当时我帮他们做策划的,当时我提出的概念叫在路上的才叫路演,我跟Uber老总讲,你想想看,在当时的路演都是站在路边,现在站在车里多高大上,我们跟你一起玩,投资人我帮你叫,创业人我帮你叫,这场活动吸引五百多创业者报名,整个杭州基本席卷。另外我们和在行、果壳、阿里百川做的活动,我们提出专治互联网江湖各种不服,里面有很多的大拿可以给你解惑,不过要收费。
  在这个年代里面,创业者要鼓足勇气,要有这样一种暴风雨来临的时候,站在山边,手持铁棒,迎接闪电,迎接这场变革。以前我们讲北上广深,其实你走到外面去,根本没有杭这个字,但是整个城市红利期,杭州有这个机会,我们要把杭州整个城市地位往上推移。 创业商机

炭火养生烤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