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正在浏览:主页 > 创业商机 >

创业有两种人千万别找!

从1999年到2010年,差不多十年的时间里,我创立和参与创立了三个企业,都是担任首任CEO、组建核心团队、确立主要商业模型,都在纳斯达克上市,市值也都超过10亿美元。这样的事情不多见,应该说做到了一个世界第一。 仔细想想,确实不是因为我特别聪明、特别
  从1999年到2010年,差不多十年的时间里,我创立和参与创立了三个企业,都是担任首任CEO、组建核心团队、确立主要商业模型,都在纳斯达克上市,市值也都超过10亿美元。这样的事情不多见,应该说做到了一个世界第一。
  仔细想想,确实不是因为我特别聪明、特别能干,更不是什么天才。除了大的经济环境,更离不开资本市场和团队的支持,还有就是专一,做自己擅长的事,赚自己能赚的钱。
  如果你问我什么时候去创办第四个企业,我肯定说NO。如果我花10年的时间把汉庭做成世界最好的酒店集团,那我还可能去干其他的事。现在看来,这个过程恐怕10年不够。对我来说,创业要画个感叹号了,因为这是我一生事业和人生的高峰和顶点,希望把我的创造力通过这个感叹号刹住。
  高效管理+优秀企业家
  在中国,要建立一个大而持久的优秀商业机构,我信奉“高效管理+优秀企业家”的成功模式。
  企业的兴衰依赖于优秀的企业家和领导者,不管他是创始人还是继任者。当这些人自身的激情、天才和勤奋结合成的力量,大到足以力挽自然的“墒增”过程时,企业的兴旺才会出现。苹果的乔布斯,福特汽车的福特,通用电器的韦尔奇,都是这样的英雄人物。期待这样的人物出现是机缘,而非必然,更非制度设计可以做到。
  企业家和经理人都是宝贵的稀缺资源,应该相互尊重,平等相处,这两种人谁也代替不了谁,谁不遵循这个规律,就会付出惨重的代价。所以,我们除了有远大的理想和澎湃的激情,更有一流的管理团队,来保证我们达成目标,追求卓越!
  企业需要每一个高管都是发动机,而不是传声筒。许多企业找人两个趋向:一类是创业阶段的草莽,很多人大学刚毕业或者在外面做点小生意,没有在大公司干过;另一类是在外企。其实还有一类企业的人才,可能更适合。像华为、联想这一类优秀民企。这些企业相对生存的时间比较长,而且有很强的企业文化,它们培养的人蛮适合我们这些本土成长的企业。
  创始人必须趴那儿干活,把模式和经验做出来
  我要从一个连续创业者,蜕变成一个百年企业的缔造者。
  我们这个行业几乎是“10倍速”增长的企业,所以不能过快进入规范、成熟、中年或是老化的过程。看同行,都在不断创新,不断突破自我,很积极。相对而言,前几年我们就过早步入中年了。我觉得这个不对,而且这不是小敲小打就能够解决问题的。要从根本上来调整,我就必须回到CEO的位子上。
  如果想开百年老店,创始人不能离开公司,不能脱离公司实际事务。很多人可能觉得,上市完成,股份卖出,赚钱了,OK了。我不会这么想。要长久发展,没有大股东主导或创始人在公司,是比较困难的。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,国际上前十的酒店集团,凡是没破产、被兼并、收购过的,都有一个共同特点,就是有创始人的长期投入或稳定的单一大股东,纯粹依赖职业经理人,顺利的很少。洲际、雅高、万豪、希尔顿、Starwood……我们这个行业实践性太强,太具体了,必须有大股东在,必须有个创始人很辛苦很累的趴那儿干活。
  蜕变对汉庭至关重要。汉庭要从创业性企业,变成一个较永久、有序经营的企业,做成一个有长期竞争力的品牌,就需要在整个战略、架构上,包括人员的安排上,做一些调整。而这个过程,只有我亲自完成。因为我是创始人,对这个行业、企业又很了解。我回来主要是来完成这个蜕变过程。我的角色也将注重于担当汉庭的长久经营者和管理者。比如禧玥的投资至少几千万,这么大的投资,其中包含很大风险,这个板谁来拍,我想只有我来拍。
  又譬如选址,你得去现场看,在电脑上看图片,都跟艺术照一样,但根据图片来判断,经常会出错,更不用说工程改造和产品设计了,包括对顾客和员工的理解,你也得始终在一线。
  我每天早上7点半就起床,吃完早饭就去公司上班、开会,一直到晚上6、7点钟才回家,回家后一般接着工作到很晚。每年有一两个月在飞行,到一个城市,出了机场,看火车站在哪里,商圈、新区在哪里;看主要的顾客,也看物业。去了丹东,于是那里的布点很成功,盈利也非常好。喀什没人敢去,我去了,清真寺旁边也将有汉庭。
  根据需求调整战略
  中国近五年的情况是:城市化,造新城,老城空心化,新区兴起;80后90后成为消费者主体;消费升级。
  我统计了下客户的年龄比例,50%以上都是80、90后。但10年前,客户群大部分是60后和70后。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:80、90后没有商务、旅游、休闲的明显区分,都是混搭,出差的时候顺便玩一玩,玩的时候也顺便把正事给办了。他们的旅游、度假、郊游要比我们60、70后开放、自由很多。
  既然客户群不一样了,沟通方式和产品设计也就不一样了。回来之后,我做了很多这样的决策,比如说不能再扩大呼叫中心了,现在都是智能手机,没有APP、Wifi,你还跟他搞啥。所以我马上就把APP收回来自己开发,不再外包。以前我们的产品设计比较稳健、商务一些,现在也在改变。
  有些同行拼命往三线四线城市去,我可能就不往那儿去,因为我没有相应的能力。我老家就是属于我们定义的四线城市。在那儿找房子,怎么可能找得过当地人啊,一个镇上的人,抬头不见低头见,不是同学、亲戚,就是同事、朋友。人家(租金)八毛,我可能就要一块。办各种证照,估计我们的效率也要比当地人低。县城的市场容量有限,我们开一家到两家,要花这么大的成本去做,那么我就只能放弃三线和四线城市的直营,而将这些市场让给当地的合作伙伴。
  我花很大力气打造全季,专门请来日本、中国台湾的著名设计师重新设计客房,并在早餐、卫生方面加大投入。装修品质上,比如用墙纸不用涂料,家具用实木而不是板材,公共区域开始有品位了,包括大楼也很漂亮。审美上沿用简洁,带点禅意,因为现代人太累、太复杂了。干干净净、安安静静、好好睡个觉。改造后的全季每间房的投资成本增加50%至12万元。新全季会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,女客已从原来不到30%增加到47%。
  再过10年、15年,这家公司靠什么来挣钱?这是我必须想的。汉庭为什么更名为华住?因为人家已经记住汉庭是一个经济型酒店,如果继续用这个名字,往上走会非常累。我至少还要往上走两步,投入“全季”,试水“禧玥”,未来可能再新创或收购一个豪华品牌,我们必须在中高档酒店市场布局。希望未来我们的中档酒店和雅高的诺富特、万豪的万怡一样,占整个公司盈利的1/3以上。
  共生法则
  我的哲学里有一条非常重要的原则——“丛林法则”。很多人以为“丛林法则”仅仅是你死我活,弱肉强食,他们忽视了“丛林法则”的另一面——“共生法则”:就是大树会和苔藓、小草、灌木丛、鲜花一起生长。没有这些,大树的营养就没法来;这些东西没有大树的庇护,也没法存活。一颗参天大树,在成长的过程中,跟同类争夺阳光、雨露,失败者只能萎缩、折断、腐朽。最后,在大树的周围形成一个多姿多彩、繁荣和谐的共生世界。一个社会你往广了看,那就是一个多彩的共生丛林。要做一个伟大的企业,就必须会和社会各态共生,自私自利、唯我独尊是不行的。
  怎样去说服、打动“资源人”,我觉得就是共生共赢。每一个交往、交易、相处,都是共生原则的试验场。夫妻、父子、恋人、公司企业之间,都是共生关系。学会共生,这个世界才会和谐。用这样的角度来看合作,就会心平气和许多。  
         来源:11chuangye.com/' target='_blank'>创业新闻
炭火养生烤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