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正在浏览:主页 > 创业人物 >

水滴互动—前美团外卖创始人创业互联网互助保险

带领美团外卖从日单10万到近400万后,29岁的他创立水滴互动,融5000万元,估值3亿元。 《欢乐颂》中,樊胜美的父亲因为中风住院,急需10万元手续费,最后多亏其好友才借到了这笔钱。但是现实生活中,又有多少人可以有樊胜美那样的福气认识一帮有办法的朋友?
  带领美团外卖从日单10万到近400万后,29岁的他创立水滴互动,融5000万元,估值3亿元。
  《欢乐颂》中,樊胜美的父亲因为中风住院,急需10万元手续费,最后多亏其好友才借到了这笔钱。但是现实生活中,又有多少人可以有樊胜美那样的福气认识一帮有办法的朋友?遇到重大疾病,往往是交钱立马手术,不交钱只能干着急,最后可能会因此而错过最佳治疗时间。
  如果患者可以在需要手术时立马得到保险公司的赔付,或许就可以避免悲剧的发生。但现实没有如果!因为一般来说,保险都是事后赔付,所以,往往在患者最需要钱时,它是缺失的。沈鹏曾亲眼看到同事因筹集资金期限长而错失治疗良机。看到这个痛点,结合之前对市场的了解,沈鹏辞去美团外卖联合创始人兼全国业务负责人的职位,出来创办水滴互助,切入互联网互助保障领域。
  所谓互联网互助保障模式是以会员之间互相帮助、共摊风险为目的,提供的是风险保障,而非高额投资回报。
  水滴互动创始人沈鹏
  投资人“排队”约见
  3月19日凌晨,沈鹏发朋友圈,宣布离职。第二天中午,他在美团办公室见到了经纬中国合伙人丛真。得知沈鹏将离职创业的消息之后,丛真立马从上海飞到北京,约谈投资沈鹏。紧接着有IDG资本、高榕资本、腾讯、真格基金等。在那段时间,沈鹏几乎每天至少要见3家投资机构,从早上8点谈到晚上12点,微信消息都来不及看,为此他差点错过徐小平和王强的邀约。“现在手机上还有400多条消息没回复。”
  其实早在大二的时候沈鹏便有过一次创业经历,毕业之后加入美团也主要是为了学习经验,为以后的创业搭桥铺路。所以,当他看到这个机会窗口之后,便辞去美团的业务,自己创业。
  水滴互助于今年5月上线,是基于场景化大数据和区块链技术打造的互助社群,旨在解决用户面对重大疾病时的医疗资金问题,起投金额为9元。
  水滴互助把不同年龄段的人群划分到不同的池子,比如除了18岁到50岁的保障池,水滴互助还推出了出生30天到17岁的保障池和针对中老年人、覆盖年龄51岁到65岁的保障池。
  因为这些群体内部人员的发病率大致相同,大家分摊的概率也相同。一旦某个池子的用户有人发病,平台会按照其之前投保的比例算出赔付金额,而这个赔付金额由池子里的成员均摊,直到池子里的钱摊完为止。
  举个例子。比如A池子中有30万用户,资金总额为300万元。突然甲得了癌症,这时水滴互助会结合线上线下的验证,根据甲之前的投保情况给出一个赔付额度,如30万元。这30万块钱由A池子里的30万用户均摊,也即是每人拿出1块钱。当然这钱不是水滴互助在赔付时向每个用户当即收取,而是直接从这300万元的资金池里划走30万元。
  沈鹏告诉记者:“我们会一边发展用户,一边使用场景化大数据和区块链技术把互助池做到更加细分。场景越细分,意味着验证成本也会越低。”但是在早期,水滴互助会先做高并发率的保障社群,以及一些中等并发率加容易验证的保障社群。“其实,互助保险本质上是一个社群。”
  “羊毛出在猪身上”创业融资
  既然水滴互助本质上是一个社群,那么同一社群积聚到的用户便是有相同需求的人,比如抗肺癌联盟,可能加入这个社群的吸烟人士比较多,即可针对群体特点为服务这一群体的平台导流。“但其实常规渠道无法获取这些信息,因为吸烟人群对肺癌的担忧更多是精神层次上的担忧,无法具化。但是通过水滴互助便可把这些人聚集到一起。”
  沈鹏认为做交易最核心的是三个关键点:供给、履约和渠道。“如果拿这三点来验证传统保险,你会发现这其中蕴含着机会。”
  随后他举了美团做外卖的例子。在美团未进入外卖市场之前,饿了么已经做了5年,但是在峰值时的日订单只有10万单。为什么?因为饿了么没有给商家提供配送团队,订单一多,商家就可能承受不了,这就导致入驻平台的商家少,供给不足,配送不稳定,用户体验并不好。“美团进入这个市场就是因为看清了配送是一个变革点。”
  所以,美团进入团购市场,通过调动系统提升配送效率,降低成本,做大规模,丰富供给,让用户有更多选择,那引爆用户就会容易成功得多。进入外卖市场一年之后,美团实现了日订单180万。
  保险也是,因为获客成本高,线下机构臃肿,导致保险定价成本高,虽然理财保险得到大力推广,健康险却因为定价麻烦而发展程度不高,但找到痛点切进去,引爆用户也就不远了。
炭火养生烤肉